每當走路經過美容院時,總會不經意地停下腳步,不自覺地目光停留注視在一雙雙的巧手下,以俗稱的「美麗剪刀手」、「喀擦喀擦」清脆亮麗的聲響,在預定的時間內完成一個又一個令人激賞又拍手叫好的「髮上之光」,完美創作呈現出在世人眼裡,不禁令人感嘆「造物者之美」。上帝造人真奇妙,造物者及被創造者,各有其「異曲同工」之妙手,所謂「妙手回春」,有時會令人感到是一個「遙不可及」的夢想,然而在現實的環境中,「雙手萬能」是能創造出「無所不能」的奇蹟出現。

「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」、「萬貫家財不如一技在身」、「書到用時方恨少」等等的勉勵詞句,再再都提醒我們:「年輕就是本錢」、「年輕不要留白」,畢竟要在年輕的歲月當中,尋找到適合自己的一技之長,從一而終努力學習到出師的狀態,所謂「師父領進門、修行在個人」,知道自己的潛質本能,吃苦耐勞的抗壓力有多深,禁得起挫折與失敗的百分比有多少等等,秉持著「勤能補拙」、「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」的心態面對任何事的挑戰與磨練,相信必定能「青出於藍更勝於藍」,終究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而存活下來,在社會上佔有一席小小的位置,不至於挨餓受凍,而淪為街友或遊民,間接成為社會、政府的負擔。

在此分享一位美髮師的故事-王姐今年已五十二歲,離婚,從事美髮業已三十二年,可說是「箇中翹楚」、資深前輩,為何會淪落到憂鬱症、躁鬱症、迫害妄想症、精神分裂症等等慢性疾病,甚至面臨「餓死狀態」,天天瀕臨「死神」的召喚,無時無刻會有消失在人間的情形產生?其一生的遭遇與際遇,著實令人「匪夷所思」、「不勝唏噓」,不得不讓人覺得,真是「造化弄人」???

王姐在二十歲結婚,先生大她十歲擔任公職且是外省人,在台灣只有先生一人其他家屬都在大陸,婚後育有一子一女,王姐選擇在家開設美髮店,不僅可照顧小孩,又可貼補家用,可說是「一舉數得」,堪稱是模範家庭生活的榜樣。周先生是從大陸過來的,所以王姐對於先生的一切背景全然不知,一切的一切選擇相信先生,只要有任何疑問,先生的答案都是一樣的,常常告訴王姐:為什麼你的疑心病這麼重?懷疑東?懷疑西?整天胡思亂想就像是「神經病」一樣?後來,兩岸開通之後,王姐和先生到大陸探親,先生這時認為「紙包不住火」,終於向王姐承認,大陸原先就有妻兒,只因當時的時空背景,從大陸逃到台灣來,不得不隱瞞自己已婚的事實,王姐聽了一時之間「晴天霹靂」!!!心中最後一道防線攻破了,此時「哭天天不應?喊地地不靈?」從大陸回到台灣後的那段期間,王姐終日以淚洗面?整天「魂不守舍」過日子,天天變成一個「夜夜磨刀的女人」,內心世界的她一百八十度大轉變!突然「天使變成魔鬼」,心中存著「報復」與「毀滅」的恐怖理念,腦中始終盤旋著如何修理先生,如何虐待先生的恐怖心理出現,總期待先生給個「答案」與「交代」?所謂「家和萬事興,家不和必破?」,經過了二十年的婚姻路,終因王姐的「歇斯底里」無理取鬧狀況,無法維持婚姻,而導致離婚收場,離婚後的王姐,依然過著「悶悶不樂」的生活,一雙兒女歸生父,孤家寡人一個出外流浪,雖說擁有一技在身,卻讓自己的專長蒙塵而選擇了當怨婦,恍恍忽忽過了一段自卑不敢見人的黑暗過度期,彷彿已快從人間蒸發、不知所措,面臨生死的十字路口,該何去何從呢???即將面對斷炊狀況?

鈴!鈴!鈴!電話突然響起,一拿起電話,突然聽到從話筒裡傳來一陣非常微弱的聲音,聽起來就像是無精打采、氣若游絲一樣輕輕地說著:「雯馨老師,我已經三天三夜沒吃飯了,好餓喔!求求您!送一些飯菜給我吃好嗎?」放下話筒,第一時間,邁開大步,連走帶跑,買了很多好吃的東西,火速衝到她家去,心中默想,為何一位有專業技術的美髮師,會墮落到如此「懷憂喪志」的感慨呢?看了實在令人「鼻酸」,面子到底值多少呢?寧可「餓死」,也不願放下身段歸零,東山再起?一直躲在屋內黑暗的角落裡,不願再面對人群?寧可選擇「離群索居」過生活?身為心靈諮商師的我,經過一段長時間對她溝通、鼓勵、關懷、導引,「苦口婆心」、「忠言逆耳」、「慢條斯理」地重整她的「自信心」,終於不再躲進黑暗衣櫃的角落,再次將屋內的窗簾布緩緩拉起,陽光亦再次地照耀在她家中,美髮師勇敢跨出人生的一大步,「美麗的剪刀手」再次出擊,以其熟練俐落手法,剪出每一個「燦爛奪目」、「目不暇給」的「髮上美麗傑作之造型」,而編織出自我風格的剪髮人生。(李雯馨撰筆2009/01/15)

2012/12/19 07:52: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