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天24小時,扣掉上班8小時,睡覺8小時,剩下的8小時有的人選擇「發呆」,有的人選擇繼續「補眠」,另外一些朋友則是再找份副業,兼職多賺一些錢,避免隨時口袋空空,永遠跳脫不了「月光族」地難堪場面。所謂「時間就是金錢」,「一日之計在於晨」、「一年之計在於春」。「少年不努力老大徒傷悲」,千萬不可等到「髮禿禿齒搖搖」,才來後悔懊惱為何讓「年輕的歲月」繳了白卷,臨老之時,還要為了生活再做打拼的歲月,豈只是一個「累」字了得,一生之中,始終脫離不了「讀書累」、「上班累」、「追錢累」、「沒錢苦」,終致累到貧病交迫的悲慘人生,相較於活在現代的人們而言,「年輕不要留白」,做好每個階段的「生涯規劃」,就能跳脫出「累的人生」。

曾經有非常多的朋友,都因為「活的很累」而求助於我,他們不約而同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,就是在上班工作的場合中,往往都會遇到「刁難難搞」的上司,嫌東嫌西,嘮哩嘮叨,說穿了也不過是領時薪的薪水,微薄的薪資算算月薪只有一萬多元,卻常常受到「威脅利誘」的鳥氣,要不是碰到經濟不景氣,外面的工作難找,又何必要「委曲求全」、「低聲下氣」毫無一點尊重的人格對待,有時想想,人活的真累啊???

生活的型態,只有充滿著「忙、茫、盲」,「很累、真累、超累」!有時還偷偷到廟裡「擲筊」請示神明,為何人要活的這麼累???總想請神明指點迷津,殊不知求了無數次,還是「沒輒」。竟然連神明也累了,不知如何指示凡塵俗世間的「累男」、「累女」們,諸如此類種種,也應證了一句話:「泥菩薩過江-自身難保」,或許真的是全世界幾十億人口,神明們也是「分身乏術」,無法盡如人意的「普渡眾生」。

有一對姊妹花風塵僕僕從淡水來找我聊聊天,她們曾經度過悲情的歲月,單調無趣的婚姻生活,不僅身上時常口袋空空,姊妹花心情不好的時候,相約想去陽明山賞花,竟然窮到連車錢,都還要「東湊西湊」,最後還是選擇作罷,無法過快樂清閒的一日生活遊。姊妹花同時問我這個難堪的面子問題,聽完之後,我分享了自己的生活點滴,老師曾經有很長的時間都在為了賺錢還債,經過了十多年才有機會喘口氣,到陽明山上賞花,我告訴她們,人活在世界上最珍貴的資產是要做「利益眾生之事」,雖然有時會覺得人是自私的動物,所謂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」,試問?自私的人快樂嗎?答案是「活的更累」。再問?努力打拼的人累嗎?其實,活在當下努力打拼生活的人,外表很累,但是他們內心世界的感受是踏實而甜美的,一點都不會有累的感覺,因為他們相信,只要務實、踏實過生活,再累的果實,也能開花結果。

胡適博士曾說:「要怎麼收穫就怎麼栽」。「不經一番寒澈骨、焉得梅花撲鼻香」。唯有經歷過「累苦」的汗水交織淚水地親身體驗,咬緊牙關,辛苦撐著,熬過就好,只要活著,就有希望。必定能像那對苦情姊妹花,終有一天,口袋存夠本錢,能再次登上陽明山賞花的心願,再一次嚐到人間花香的美味。雖然活的很累,但是卻能妝點出一幅多采多姿的美麗人生畫作。(李雯馨撰筆2009/07/10)

2012/12/19 07:43: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