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以前的傳統社會裡,「無才便是德」幾乎都是女兒的寫照,家中大部分都是「重男輕女」,只要是爸爸領錢時,都會先提供兒子所需要的各種參考書及文具用品等等,女兒往往只是用兒子剩下來的二手文具用品,因此,常在女兒的幼小心靈之中,有一股潛意識的聲音告訴自己,當小女孩長大成人後,總是夢想嫁個「金龜婿」,早日脫離原生家庭的不平等待遇方式,這些是活在四十年代的傳統家庭教育刻板印像地生活狀態,想早日結婚,嫁個好人家,就能脫離苦海,殊不知為了盡早跳脫原生家庭的貧窮生活,而選擇草草找個對象就結婚了事,以為從此過著白馬王子與公主的童話般婚姻生活,就是有非常多的「天真浪漫」、「不切實際」地「天馬行空」想法,一但夢醒成空,導致意想不到的下場是離婚、或是外遇不斷、家暴等等,令人難堪又痛苦的婚姻生活,的確會讓現代的都會男女,對於「婚姻」二字,不自覺得了「婚姻恐懼症」或是「外遇」的困擾問題,所謂被冠上「第三者」的尷尬面具,的確是一件令人傷心又無奈的心情啊!
炎炎夏日的午後,小芳到我的工作室來聊天,很驚訝的她告訴我一生「不堪回首」的婚姻路,總共結了三次婚,到頭來冠上「第三者」面具的第三次婚姻,確實是令小芳最「痛心疾首」、「精神折磨」、「非人待遇」、「相敬如冰」等等令人由愛生恨的感慨,深呼吸一口氣後,再接續說完小芳自己的人生際遇,的確是一段「美女與野獸」的不歸路婚姻-著實令人感到不捨與憐惜的心油然而生。

細細道盡「第三者的婚姻」,婚前的高期待與婚後的低品質生活,如果說「戀愛是婚姻的墳墓」,那麼賭注的婚姻就是「撒旦的居住所」。從當初「熱情如火」般地「黏巴達」追求,一但追到手就棄之如敝屣,幾乎天天當成是「壁花」在欣賞。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婚姻,都是因為先生有外遇而選擇離婚,在第二次離婚之後,透過好朋友的宴會上認識了一位翩翩有禮的紳士,他是服務於科技公司,擔任主管一職,就在那次的聚餐活動結束後,他透過朋友問到了我的電話,鍥而不捨追了一年,在這一年的獻殷情當中,可說是做足了「追女人」的功課,他住在新竹,小芳住在淡水,幾乎只要有空,或是放假日,必定會開車從新竹到淡水來找小芳,陪小芳到淡水看夕陽,陽明山上的擎天崗,大片草原上有我倆曾躺過享受日光浴的足跡,凡是青山綠水,必定會留下美麗的回憶,就在小芳興奮之餘,內心深處以為找到了一生中夢想的「真命天子」,就在我每天沉浸在「快樂小女人」的被寵愛、被呵護甜言蜜語日子中,一語驚醒夢中人-當頭棒喝,原本計畫幾個月後要結婚,面前的這位紳士,毫無預警的告訴小芳,他已婚,夫妻感情不合,育有二子,他希望我能當他的「紅粉知己」,而且想與我同居,維持這樣的關係,直到與元配的婚姻結束,再來娶我為妻。聽到這個答案時,剎那間天旋地轉,突然覺得這個「愛情騙子」真是壞透了,為了贏得女人的芳心,還真是用盡了心機,一但追到手,逼的另一方做出了令人難以抉擇的結果,就這樣我做了十二年的「無辜的第三者」-「地下夫人」,心想,若是以後能修成正果,這十二年的付出還算值得。就在第十三年,他終於和元配離婚與我結婚,重點是結婚之後,他性情大變,翻臉像翻書一樣,不僅染上惡習,因為簽賭而負債兩三千萬,滿腦子都是『賭』字,毫無生活品質可言,就像「魔鬼」上身,過的是「人不像人鬼不像鬼」的低品質生活,小芳傷心的說,她是無辜善良的第三者,在同居的十二年歲月當中,她都沒有騷擾破壞元配的婚姻,無數次的勸導「科技先生」回家「破鏡重圓」吧!「揮劍斬情絲」、「快刀斬亂麻」,小芳不願背負第三者的罪名和罵名,承擔一輩子內心煎熬與苛責,畢竟,罪魁禍首的原罪,不可只有小芳一個人來背負,「孽緣」走到盡頭還是「空」,渾然不知,「郎心已變狼心」,哪有什麼情分可言???無辜善良單純的第三者被當成婚姻的劊子手,茫茫人海當中,會遇到這樣的人、事、物,還真是千萬中選一的「相欠債」或是「狗屎運」???

「相愛容易相處難」,一但「愛意」消失,就演變成「恨意」,精神折磨永無寧日,莫名冠上「第三者」的名號,期間所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及是非不明地屈辱,沉重到令小芳無法呼吸,更面臨窒息的窘境發生,再再都說明人性的弱點-無法跳脫出貪、嗔、癡地物慾追求,無法參透人生的真正意義,希望目前處在「水深火熱」、「難以抉擇」的溫柔善良第三者小芳,鼓起勇氣,再次地勇敢接受人生的挑戰-大步跨向平和的對岸,盡情擁抱熱情的太陽吧!(李雯馨撰筆2008/11/11)

2012/12/19 07:44:43